婆婆把家產都給了妯娌,2年後妯娌又上門向我借錢,全家亂了套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01.

我和老公強子是自由戀愛認識的,當時我還在郊區的一家工廠當普工,強子是我們公司一名技術員。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我發現他總是默默的關注著自己。直到年底的年會上,強子趁著酒勁才向我表白。他說已經喜歡我好久了,只是不好意思開口罷了。他說他是農村出來的孩子,怕我瞧不上他。對於他的解釋,我有點費解,什麼時候戀愛還有戶口差異?

我們倆這就這樣展開了戀愛,通過進一步的接觸后,我覺得強子是個有責任心的男人。他幹事認真,也能吃苦耐勞,就連我爸媽見了他,都偷偷誇他是個居家過日子的好男人。

彼此相處了兩年後,我們終於要結婚了。強子在家裡排行老二,大哥比他大8歲,並且早就結婚,連孩子都快能打醬油了。由於強子的家庭條件很一般,我又是家裡的獨女,最後就勉強讓強子入住我們家,算得上半個養老女婿了。起初的時候,強子有些不樂意,可在我的安慰下,他也漸漸的釋然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在乎別人的有色目光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02.

我們結婚沒多久,婆婆就張羅著分家,還特意把我們叫回了農村老家。大哥是個實在人,一直不吭聲,唯有大嫂嘴皮子利索,一個勁的嘮叨。大嫂的意思很明顯,說強子都進城做了上門女婿,就別惦記著家裡這點兒破家產了。婆婆也是這個意思,我和強子都明白,婆婆一直住在農村,全靠著大哥大嫂奉養,即便今後我們帶她進城養老,怕是她也住不長久。所以,婆婆還是向著大嫂那邊,也拐外抹角的贊同大兒媳婦的意見。

家裡除了幾畝地,就是兩片宅院,總算下來也沒多少財產。強子也贊同婆婆的想法,我也只能同意了,畢竟我們以後都定居在城市了,老家這地方對我們而言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可不久后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無意得知,原來公公臨終前留下了一個10萬的存摺,婆婆一直保存著沒有花。偏心的婆婆竟然在那次分家的時候,把存摺一併給了大嫂她們。眼睜睜看著老人厚此薄彼,心裡難免不舒服,老公卻哄我說:「大哥養兩個娃不容易,咱現在還年輕,壓力小,能忍讓就忍讓著點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老公說得倒輕巧,這裡面不僅僅是錢的事,更關鍵的是婆婆這個人完全沒有把我放在眼裡,不分給我家產也就算了,竟然還偷偷把公公留下的遺產送給大嫂,這明擺著是欺負人。這讓我如何咽下這口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03.

因為這事,我和婆婆還有妯娌的關係鬧得有點尷尬。大哥大嫂自從拿到那筆錢后,就張羅著做生意,為了籌錢還賣了一個老宅院。強子雖然勸過大哥,讓他別著急,做生意沒那麼簡單,不了解市場需求,只是一味的蠻幹,風險太大。大嫂卻不樂意了,旁敲側擊的說:「看著我花老爺子的錢,你們是不是心疼了?」

我和老公都沉默了,沒再阻攔他們。

轉眼兩年過去了,在一個風輕雲淡的周末,我挺著大肚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卻突然接到婆婆的電話。婆婆說她現在在來我們家的路上,說是好久不見,想我們了,特意捎了點土特產來看望我。我心裡咯噔一下子,直覺告訴我,她此次前來肯定別有用心。

果然,這次是婆婆陪著大嫂一塊過來的。簡單的寒暄了一陣后,大嫂扭捏的說:「弟妹啊,當初沒聽你和強子的話,冒冒失失就做起了生意,現在我們賠得一乾二淨……還欠了一屁股外債……你看,能不能借給我們8萬塊錢,讓我們先把別人的錢還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果不其然,婆婆和妯娌這次前來,當真別有用心。我愣了片刻,沒有同意也沒有答應,而是說等強子回來了,和他商量一下再說。大嫂卻煽情的說起了強子小時候,大哥是如何幫助弟弟的,如今大哥有難,當弟弟的可不能袖手旁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04.

婆婆和妯娌臨走的時候,不停的向我說好話,求我一定要幫自己人度過難過。我還是那句話,微笑著說等老公回來再定奪。

其實強子早就知道婆婆和大嫂要來找我借錢,只是不好意思開口罷了。那天晚上,我主動和他討論這個問題。沒想到強子的情緒有點激動,他說那是他親哥,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大哥有難而置之不理。我說,當初分家的時候,他們又何嘗考慮過你的感受,現在他們拿著那筆錢做賠了生意,反而找我們替他們還債,這樣合情合理嗎?

不管怎麼說,老公都固執的非要幫助家人。爸媽得知這事後,也替強子說起了好話。爸爸說:「本是同根生,誰還沒有點困難,現在你們過得也可以,能幫一把就幫一把。」

其實,我心裡也想力所能及的幫助婆家,可一想起當初大嫂那樣對待自己,心裡就酸溜溜的。為了這件事,家裡彷彿亂了套,每天除了爭吵還是爭吵。事情走到這一步,到底該不該幫妯娌一把,的確成了一件令人揪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