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打電話讓回家吃餃子,我因忙拒絕了,3天後趕回家,我紅了眼

我出生在一個小山村,家裡一起四口人,父母靠種地賣菜賣糧食養活一家人。弟弟比我小兩歲,在家裡比我受寵,清貧的生活難得有好吃好玩的東西,而每次父母都只給弟弟買,輪到我這裡要麼就是剩下的要麼就是沒有。

寵弟弟就數母親最為厲害了,她和父親下地幹活時會把弟弟給我帶,弟弟就像個多動患者總是閑不住,不是偷摘隔壁李阿姨的桃子就是欺負劉奶奶家中的孫女,每次別人找上門母親總是會打我,說我沒有管教好弟弟,而她對弟弟去額從不捨得說一句重話,更別提教訓他了。

每逢過年是我覺得最開心的日子,因為那天會有很多餃子吃。母親的手藝很好,同樣的皮和餡,她做出的餃子是我在眾多親戚中吃過的最好吃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餃子平常我是吃不到的,每逢讓母親少包一些她都是拒絕的,但是弟弟大了一些之後,每次讓母親包餃子母親都會給他包,母親總是把大份的給弟弟,到我這就三五個,吃不飽的話對不起,那就去吃飯。

母親的偏心在我心裡烙上了很深刻的印記,那時十六的我在心裡說:以後我絕不會養她,讓她跟著弟弟過吧。

高中畢業后我就進了城裡打工,也許是我遠離了母親的身邊,母親開始會關心我,但在我看來那份關心很虛假,因為我知道她的心裡就只有弟弟。所以每逢回家我都只和父親說話聊天,對於母親的關心和問候是充耳不聞。

在外打工總是會想家的,想家的時候我會給家裡打電話,那時候家裡也裝上了座機,每次打電話回去總是響鈴不超過兩次就被接了,而且每次接電話的都是母親,聽到她的聲音我會沉默一陣,而她問了是不是我后也會沉默,沉默一陣后她總會說:」在外多注意身體,要吃飽穿暖。我去叫你爸接電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6歲的時候我結了婚,婚禮上父母都會上台說話,父親和母親是背好了稿子的,父親說得很順暢,輪到母親時她有些緊張,估計背的內容也緊張的忘記了,站在台上好久都沒有張嘴。就在主持人准來來打圓場時,母親開口了:」祝我兒子兒媳白頭偕老百年好合,還有那個,兒子,你想家了就回來,媽給你包餃子吃。「台下一陣鬨笑,而我的眼睛卻濕潤了。

婚後生活的壓力更重了,房子的貸款要還,還有孩子每年的基金,全家人的保險,兩邊老人的生活費。我除了掙錢外根本無暇去顧及其它的事情了,和家裡打電話也少了,每年只在過年的時間在老家待兩天,母親包的餃子我好像也越來越不愛吃了。

30歲那年,剛在醫院守了半夜發燒的兒子,準備去公司上班,母親一個電話打了過來,她說:」兒子,媽包了餃子了,你最愛吃的豬肉韭菜餡的,這兩天抽個空回來媽煮給你吃。「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很忙而且也很疲累,睡眠不足的我心裡也有些煩躁,現在這個階階段我怎麼回得了老家,公司一大堆事,家裡一大堆事。我有些不耐煩的說:」我很忙沒時間回來,您包了自己吃就行了,就這樣我上班去了。「說完我便掛了電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通電話的第三天,父親給我打來了電話,一向堅強的父親居然用著哽咽的聲音說:」你回來一趟吧,家裡出了點事。「我心裡一震,能讓父親哭的事一定是關於母親了,我心慌的說:」是不是媽?「父親嗯了一聲。掛斷電話,我坐上了回老家的車。

母親已經快不行了,病怏怏的躺在醫院的床上氣若遊絲,見到我后強打起精神,一隻瘦得只剩下骨頭的布滿老繭的手很用力的握住了我的手,她的聲音很小:」餃子我包了很多,都在家裡的冰箱里擱著呢,得空就煮了吃了。媽沒多少日子了,那些餃子就當媽最後送你的禮物。「

母親是當天夜裡走的,她的臉上帶著微笑,這是我這些年第一次好好的看她的臉,很皺很黃,和她自己捏的餃子皮完全是兩個相反的極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母親也年輕過,也曾和餃子皮一樣白凈光滑,只是為了這個家為了我和弟弟,在不知不覺得就變了樣子,而在我還沒來得及孝順她時她就那樣去了。

母親下葬那晚,我煮了兩個餃子,和小時候的味道一樣,我第一次從母親包的餃子里吃出了她對我那份沉甸甸的愛。

(圖片源於網路,圖文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