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扶起摔倒大爺被訛了三萬,大爺見到小伙的父親嚇得跪下了

 這事有點年頭了,那時王明還剛上高中。

  作為班長的王明,也是班級的學習委員,這在當時的學校是不多見的。老師和同學們喜歡他,除了他的學習成績優異以外,也是因為王明是一個樂於助人的好學生。

  不過天性善良的王明,卻因為一次熱心的幫助了別人而慘遭訛詐。

  記得那時是寒冬,路上厚厚的積雪還沒有化去,被來往的行人和車踏成了雪餅,也因此路上很滑,稍不留神就會摔倒。

  那天晚自習過後,天色已黑,王明蹬著自行車小心翼翼的正往家趕,到新河橋的時候,眼前不遠處忽然有個大爺摔倒了。王明下了車,不假思索的走了過,打算將大爺扶起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爺,您沒事吧。」

  「你,你。」

  「大爺,我扶您起來吧。」

  只聽大爺用微弱的聲音說:「我的頭,我的頭。」

  「大爺,您到底怎麼了?」

  王明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當然對這種情況也沒有經驗,他覺得是大爺剛才摔到了頭,所以才會導致他神志不清的狀態。

  可是這該如何是好,天寒地凍,路上沒有行人也沒有車輛。

  王明正琢磨著,忽然背後跑來兩個人,王明一看,是兩個比他大一些的小夥子,一個高個頭,一個矮個頭。

  王明心道:「總算來救星了。」

  「兩位小哥,這位大爺摔倒了,你們幫我把他送去醫院吧,我要趕回家裡了。」

  只聽高個小伙說道:「你把人推倒了,不能就這麼走了啊。跟我們去醫院吧,檢查一下再說。」

  王明聽了高個小伙的話,瞬間凌亂了:「你們誤會了,是我把他扶起來的,不是我推倒他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高個小伙問大爺道:「大爺,是這樣的嗎?」

  「你這孩子,怎麼說謊,明明是你推倒我的。」大爺盯著王明說道。

  王明聽了大爺的話,有些急了:「不是的,明明是我扶你起來的,為什麼你要說我把你推倒的?」

  高個小伙接話道:「好了,趕緊去醫院,耽誤了救治,你負得了責任嗎?」

  說罷,讓矮個小伙扶起了大爺,他拉上王明一起走了。

  路上遇到了計程車,幾個人一起上了車,去了縣醫院。

  王明和高個小伙等在候診室,心中卻焦慮難安。許久,矮個小伙回來了,拿著一張化驗單,說大爺是腦震蕩。

  而後,兩個小伙拉著王明去了大爺的病房,只聽高個小伙對大爺說道:「大爺,這是您的化驗單。」隨後把化驗單交給了大爺。

  忽然,從病房門裡又進來兩個人,一個大媽,和大爺年齡同般大,另外一個是年輕的姑娘,和王明差不多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來一個是大爺的老伴,還有一個是大爺的閨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大媽和閨女聽大爺說是王明把他推倒在地,以致摔傷了腦部的時候,大媽和閨女兩人當即像兩隻瘋了的病犬一樣對王明詈罵起來:「你這孩子咋這麼壞,你爹娘是這麼教育你的。」

  罵了好半天,儘管王明極力的解釋著,可是卻絲毫沒有一點作用。

  王明委屈的快要哭了,還好醫生聽見之後,才勸阻了大媽和他的閨女。

  這時王明才發現,剛才那兩個小伙已經不見了,不知道去了哪裡。

  只聽得大媽說道:「趕緊叫你家長來,賠錢。」

  王明無奈之下,只好請求去外面的電話亭打個電話,叫媽媽過來。

  大媽不放心,怕王明跑了,特意讓閨女跟著王明去了一趟。

  約莫十幾分鐘后,王明和大媽的閨女回來了。

  「大爺,大媽,我媽媽一會就來了,你們不要著急,但是我想告訴你們,大爺說謊了,是我下學后,路過新河橋的時候看見他摔倒了,所以去把他扶起來,可是大爺卻說是我把他推倒的,為什麼這個大爺不誠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胡說八道,我老伴會說慌嗎?」大媽嚴厲的回復道。

  接著又聽大爺說:「小夥子,做人要誠實,咱不能昧著良心做事,你小小的年紀,怎麼就學會了說慌,又為什麼不敢承認?」

  「大爺,我真的沒有,是你說了謊。」

  王明就這樣和大爺大媽解釋著,可是大爺和大媽仍然死死的咬定是王明將大爺推倒的,誰也爭論不過誰。

  這時,王明的媽媽終於來了。

  「兒子?」

  「媽,他們誣衊我,說我推倒了大爺,讓我賠他們錢。」王明跑到媽媽身邊,眼睛里溢滿了委屈的淚水。

  王明的媽媽看了看大爺和大媽,又對王明說道:「沒事的,有媽媽在。」回頭對大爺和大媽說道:「你們要多少錢?」

  這一問,把大爺和大媽一家人搞了個措手不及,只見三口人面面相覷,竟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兒子….」大媽剛要開口。

  「別說我兒子,你們就說你們要多少錢就是了。」王明的媽媽插道。

  大媽心思了半晌,頂著嘴唇伸出了三個手指頭。

  「那是多少?」王明的媽媽問道。

  「三萬。」

  「好。」王明的媽媽幾乎想都沒想便同意了。這讓大爺一家人都驚呆了,或許他們也沒有料到王明的母親竟然會如此的「慷慨」。

  而王明卻又哭了:「媽媽,不是我的錯,是他們訛咱們的,你為什麼要給他們錢啊?」

  「好兒子,趕緊和媽媽回家,咱們可沒有時間和他們廢話。」王明的媽媽捏著王明的小臉蛋,顯然是愛極了王明。

  隨後又從包里掏了幾沓百元鈔朝大媽扔了過去,隨後便帶著王明走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爺大媽一家人都傻眼了,拾起地上的錢,大媽看了看,又看了看王明母子倆走掉的背影,那眼神里似乎並沒有因為獲得了這筆天上地下來的錢而高興,相反,她們卻覺得她們好像是攤上事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便發生了狀況。

  話說第二天在醫院,大爺和大媽一家人正聊著什麼,忽然進來兩個男人,定眼一看,為首的一個滿面紅光,神采奕奕,一身灰色風衣顯得極其考究;另外一個也差不多,只是年紀小了一些。

  只聽為首的一個男人對大媽一家人說道:「你們昨天晚上收了3萬塊錢?」

  「是。」大媽回答道,「你是誰?」

  「夠不夠?」

  「…..」大媽聽了男人的話,呆怔了,看了一眼大爺,見大爺已經下來床了。

  轉而發生的一幕,讓大媽和閨女兩人都傻眼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只見大爺撲通一聲跪到了男人面前,像一個乞丐一樣祈求著主人的寬恕:「大兄弟,這是誤會了,誤會了啊,俺有眼不識泰山,俺們錯了,俺們錯了。」

  回頭又對大媽厲聲道:「還不快把錢拿來。」

  「啊。」大媽聽了大爺的話,想是也傻了,隨即對閨女說道:「快去把錢取來。」

  閨女聽了大媽的話,跑下樓去了。

  大爺和大媽嚇得大氣不敢喘,而這男人和另外一個男人卻說著一些完全和這件事不相干的話,像是眼前只有他們兩個人似的。

  不一會,閨女把錢取來了,交到了男人的手裡。

  男人手裡拿著錢,拍了拍,又對大媽說道:「化驗單呢?」

  「哦,在這裡。」大媽聽罷,去包里取了化驗單交給了男人。

  男人接過化驗單,看都沒看就撕掉了,又對大爺和大媽說道:「以後知道該怎麼做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知道了,知道了。」大爺如是說道。

  男人掃了一眼大爺和大媽,轉身便走掉了。

  大媽獃獃的看著大爺,眼神里充滿了疑慮:「他是誰呀,你怎麼見了他跟見了皇上似的?」

  大爺嘴裡蹦出幾個字,差點把大媽嚇癱:「他是老九貓!」

  「他是老九貓?那咱家房子那塊地皮不就是他的嗎?」

  「不僅那塊地皮,縣裡最大的工廠也是他的。」

  「我的娘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