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七十大壽,子女齊來祝賀,老人擺出兩道菜,在場的人傻了

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裡,這一天忽然熱鬧起來。

王老頭的門前,來了一排車。車的價格雖然不高,可同時出現在小山村裡實在不容易了。原來,今天是王老頭的七十大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老頭有五個兒女。這五個兒女各有本事,有在廣東的企業里做的,有做白領的,也有做買賣的……最差的是老五,在村裡務農,雖然沒什麼大本事,溫飽是沒問題的。

王老頭的老伴去世好多年了。這次大壽,全是兒女張羅的。里裡外外擺了好幾桌酒席,老人和兒子們一桌,孫子輩的一桌。

祝壽結束,王老頭站起來,對大家說:「我有兩道菜,特意給你們準備的。你們稍等。」

王老頭做菜,兒孫還是第一次聽說。他們靜靜地坐在旁邊等著,看王老頭能拿出什麼新鮮東西。

不一會兒,老人從裡屋出來,手裡托著兩個蓋著布的盤子,輕輕地放在桌子中間。

小孫子心急,一下子把兩個布扯開了,大家仔細一看,一起「噓」地一聲,傻眼了。

原來,一個盤子放了四沓整齊的鈔票,另一個盤子上則放了根本沒有做的生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全場靜悄悄地,小孫子輕輕地說:「爺爺,這些東西怎麼吃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老頭環視全場道:「這錢是你們每年寄給我的錢,這米是用你們的錢買的生米……」

大兒子心中好奇,輕聲問父親怎麼回事?

老人道:「你們一個個都有本事,不是住北京,就是在廣東,個個手裡有錢,每年也往家裡寄錢。可是我一個老頭子,能吃幾口飯?能花幾個錢?難道說,我生病的時候,把錢吞下肚子就能好?餓的時候,把生米把吃下就能飽?你們讀書多,道理都比我明白,你們說說,什麼叫孝敬?」

大家面面相覷。

老人道:「老大,你三年前回來過一次,老二你兩年回來過一次,老三、老四更離譜,十年之間,一共回來過兩次……我今天已經七十歲了,今天這話不說,只怕以後沒機會了。」

老二出來打圓場道:「爹,今天是高興的日子,我們都挺忙,我當初想讓您搬到北京,您不願意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老人更氣了道:「你們那裡買幢樓要幾百萬,我能住得起?出了門,連說話的人都沒有,我能習慣?」

場面越來越尷尬,老人道:「做得最好的是老五。他雖然沒大本事,可是三天兩頭到我這看看,有沒有熱飯,有沒有燒好熱炕……」

聽了他的話,大家都紅了臉。他們都知道,盡孝不只是寄錢啊!

王老頭說:」村東邊的李老四,兒女在外面。半個月沒出門。後來才知道,他已經死了半個月了,沒人知道啊!我在想,如果沒有你們的小兄弟老五,我是不是跟他一個樣子啊!「

大家這才明白王老頭說這話的意思。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後來,還是老大想出了主意,他對大家說:」爹的話我明白了。我覺得咱們做得的確不夠好。我們兄弟幾人應該排個回家的時間表。比如上半年,我來老二至少回家兩次,下半年,老三和老四至少回家兩次,這樣一來,爹也不會孤單,有什麼問題也能最快解決。「

從那之後,每隔一段時間,王老頭門口就會停一輛車,村裡人就知道王老頭的兒女回來了。村裡人都說:「王老頭是最幸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