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結婚後娘給15萬,我結婚後娘給一個破包袱,打開我哭成淚人

我大概六七歲的時候,跟村裡的孩子打架。他不是我對手,被我打跑,他沖我喊:「你有什麼了不起,你不是你娘親生的,你娘是後娘。」

我哭著回去找我娘,娘氣青了臉,扯著我的手找到那個孩子的父母,一番理論,那孩子跟我道歉:」我是故意氣你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那時起,幼小的我心裡卻落下一棵異樣的種子——我究竟是不是親生的。

幾天後,我夜裡小便,為了不吵醒大人,我光著腳踮著腳走,從我娘和爹的門口經過,聽到二人壓低聲音說話:」亮子好像有什麼心事,是不是上次打架鬧的。「

爹說:」不管怎麼樣,他的身世只能爛在肚子里。親生的、撿的孩子都是咱們的人,都一樣。「

娘說:」你可千萬別說漏了,這孩子心事重,上次的事,他一定懷疑了。「

我這才確定自己是撿來的。

後來,我成了村裡的打架大王。其實,我並不願意打架,可是只有打架才能引起別人的關注,我才能找到存在感。

每次打完架,別的孩子家長都會找上門來。當天晚上,我都免不了挨一頓板子。板子落在屁股上,我就咬著牙,不哼一聲,我想:哪個撿來的娃不挨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慶幸的是,我在十二歲受到了刺激。當時,班上轉來一個新同學,他問我一個不懂的問題,沒等我說話,別人就說:」別問他,他不會,他只會打架。「我惱了,我狠狠把那人教訓了,之後我想:難道我在別人心目中只有這個本事。

痛定思痛,我變了,我刻苦學習,我想讓所有人知道,他們的想法都是錯的。我不笨,只一個學期,我就成了班上第一名,後來我考上了大學,又在大城市裡找到一份好工作,最終安定下來。

之前大哥結婚,後娘給了大哥十五萬元,我知道后笑笑,親生的嘛,也不奇怪,至於我這個撿來的,從來不奢望有這麼好的待遇。

我的婚事沒經家人同意,我是婚前一個周才通知他們的。我想,自己在他們心目中一個打架大王,告訴後娘,後娘也不會操心,還是省省心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為離老家太遠,結婚當天后娘和爹才到了。我去接的他們,他們穿著鄉下的衣服,褶子還沒穿平,可見對我的婚事有多重視,可是不以為然。可衣服雖然新,卻一眼能看出是鄉下人,和我們現在的氛圍那麼格格不入。

我有禮貌地請他們進門,臉上淡淡的笑,保持著不近不遠的距離。

後娘連一個紅包都沒有給我,卻拿出一個紅皮包袱,她說,這是我的結婚禮物,是一床駱駝絨的棉被。我禮節地笑笑,說:」多謝您二老。「

婚禮結束,後娘和我爹執意要走,攔也攔不住。

當天晚上,妻子打開那個紅皮包袱,棉被底下有一張卡和一封信。信上說:」亮子,小時候我沒少打你和罵你,我是怕你不走正路。你雖然不是親生的,可我們儘力一碗水端平,這裡面有十五萬,是我們幾年來攢的,你在城裡壓力大,我只能幫你到這了,密碼是六個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看了信,瞬間淚奔,是我乖張的性格誤會了後娘啊!我在村裡長大,知道土裡刨食的艱難,十五萬意味著多少汗水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對妻子說,結婚婚,我要回家把錢給他們。以後每三個月,都要回家看看,等他們不能動了,我要接他們到城裡住,一定不能讓別人說後娘養了一個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