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外出三年歸來,兒媳說痴傻老父走丟,圈裡的大花豬卻開了口

民國快成立的時候,長嶺村有個老漢,在山裡撿回個狼孩,取名陽朔,一直養到十八歲。給兒子娶妻那天,老漢吃醉酒,摔了一跤,醒來就成了個傻子。

那是一個動亂的年代,娶妻沒幾天,兒子陽朔就被強拉去當了兵,摸爬滾打、槍林彈雨,三年後在一個軍閥手下做了左右手。

過年的時候,陽朔給當官的請了假,揣著剛發的軍餉,在縣城給媳婦買了一套金銀首飾,歡歡喜喜的騎著馬,回了老家。

許盡歡/原創故事

這幾年,陽朔雖然沒回過家,卻時常寫信回去,媳婦秋蓮也回了兩次,說家中有她,一切安好。陽朔感激妻子獨守空房,又幫他照顧老父,於是就時常兌錢回去。雖說他只是一個大頭兵,可是因為團長出手闊綽,所以他攢下的錢不少。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算著自己這些年,也送了不少錢回去,按照當時的物價,都夠安置十幾畝上好的水田了,上次媳婦來信說,家裡要翻修房舍,於是他又湊了一筆錢送回去。

可是,陽朔沒有想到,他回去的時候,看到家裡居然還是那副破爛模樣,三間草屋、木頭柵欄,媳婦正在院里的躺椅上打鼾。

看到陽朔回來,秋蓮有些吃驚。當陽朔問到老父的去向的時候,秋蓮的眼淚,呼啦啦就流了下來,說這些年,公爹病得越來越重,經常抓藥,家裡的錢都花光了還不夠,前兩月,公爹傻病又犯了,跑出去就沒回來,她找了好多地方,都沒見人,最後在河邊看到了一隻鞋子。

聽了這話,陽朔氣得不行,問媳婦為啥不拍電報告訴他。秋蓮說一則怕他在戰場上分心出事,二則不知道他最新駐地在哪。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雖然急得滿嘴冒泡,可是陽朔也知道,老父親多半已經凶多吉少,只是屍體不知道在哪個旮沓。於是他立即出門,去縣府托關係找人,不管找不找得到,都必須要盡心。

許盡歡/原創故事

再回到家中,已經是晚上,媳婦脫得光溜溜的裹在被子里,向他招手,陽朔腦子一轟,解開皮帶就上了炕。

迷迷糊糊中,陽朔做了一個夢,夢見家裡豬圈的大花豬,唧唧哼哼,對他說話,只是他怎麼也聽不懂。

睜開眼睛,陽朔突然聽到屋外一陣響動,於是他條件性的翻身起來,披了衣服,在牆根拿了一把殺豬刀,摸了出去。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響動是從豬圈裡傳來的,陽朔走近一看,原來是家裡的大花豬在拱石板。

「你這傢伙,半夜三更,折騰個啥!」陽朔拿起殺豬刀,揚了揚,大花豬也有些通靈性,往豬圈一個角落裡縮了縮。這隻大花豬,是老父親以前養的,每年都能下一窩崽子,可以說是家裡的一大「支柱」。

陽朔「威脅」完大花豬,就回屋睡覺了。可是沒想到,一沾枕頭,又做了那個夢,大花豬唧唧哼哼不知道在說啥,甚至可以從豬臉上看到一種焦躁的表情。陽朔睜開眼,媳婦秋蓮睡覺不老實,翻了被子,半邊身子都露在外面。

這時候,他又聽到了大花豬拱石板的聲音,秋蓮在夢中皺了皺眉頭,翻了個身就要醒來。陽朔怕吵著媳婦,於是給她蓋好被子,又起身,拿著刀,去「威脅」大花去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借著月光,陽朔看到,大花豬幾乎已經將豬圈裡的青石板拱了半尺高,刨出的泥土到處都是。

「這個不省心的畜生!」

許盡歡/原創故事

他翻進豬圈裡,將大花趕開,然後將青石板挪回原位,正準備放下的時候,突然發現石板下,居然露出了一截衣料。

陽朔的眼神很好,即使在夜裡,也能清楚視物,一看就認出了是老父親的衣服。他心裡一咯噔,一把將青石板掀開。

半晌后,陽朔提著殺豬刀就進了屋,拉開被子,將媳婦秋蓮一腳踹下炕來,一頓拳頭耳光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來他走後,秋蓮待老父十分不好,經常不給飯吃,還時常打罵。而且,因為耐不住寂寞,所以秋蓮就跟村東頭的王二麻子好上了,經常半夜三更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情。王二麻子有賭癮,經常管秋蓮要錢,所以,陽朔的賣命錢,都給這傢伙敗光了。

上個月,王二麻子剛翻進窗子,就被老父發現,抓著王二麻子的褲腰帶,就是不鬆手,咿咿呀呀的直鬧。

怕被人發現,這對姦夫淫婦,下了黑手,將老父打死,屍體埋在豬圈裡的青石板下,對外說痴傻的老父走丟。

聽了來龍去脈,陽朔氣得拉起媳婦,別上殺豬刀和手槍,連夜去了王二麻子家,將一對狗男女捆了,送到宗祠,在族長的見證下,手刃了兩人,然後回去將他爹的遺體入殮安葬。

至於那隻大花豬,有人說,陽朔將它送給了族長,還留了十塊銀元,請他幫忙養著,不能賣、不能殺,將它養到老死為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