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闆穿工服被冷落村頭,惟獨老人幫她,坐豪車離開,留下十萬元

大凌大學畢業后在城裡自主創業。開頭的幾年默默無聞,沒想到這幾年公司風生水起,公司業務越來越好。

那年大凌回家,開著豪車,打扮入時,皮膚白裡透紅,快三十的人,保養得像十五六歲的樣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村民前呼後擁來看她。她也熱情地跟大家打招呼:「李叔好,你家的麥子收成不錯啊!」「王嬸,您老身體結實啊!」……村裡有個辦工廠的人叫二喜。二喜聽說大凌發了財,也來湊熱鬧,見大凌則喊:「凌總經理,您回家了。」

其實,二喜不但比大凌大一輩,歲數也大了不少。聽他這麼說,大凌道:「小叔,您是我的長輩,千萬別這麼說。」二喜卻還是經理長經理短地喊個不停,村裡人都說他像條搖尾巴的小狗。

一年之間,大凌回來過幾次,村長見到大凌就說:「大凌啊,你看村裡的路坑坑窪窪得不行,能不能出點資修一下啊?放心,我就叫它『大凌』路。」

遠房的四叔聽說大凌回來了,就過來借錢,說兒子快結婚了。

二喜更是跑前跑后,非要大凌出資入股他的廠子,大凌說考慮一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總之,大凌每回來一次,大家都前呼後擁,借錢的,要物的,比比皆是。

幾個月後,一個消息傳來,大凌公司完了。村裡人議論紛紛,看來大凌再也不能幫村裡人辦事了。

那天,山下走上來一個人,大家一看,這不是大凌嗎?只是現在的大凌皮膚黑了,再沒有往日的白嫩;再看她身上的名牌也不見了,只穿了一件洗得發白的工作服……

村長認出了大凌,臉上沒有往日的熱情,點下頭就回家了。遠房四叔對大凌說:「大凌,聽說你的公司不成了,可是我最近沒錢還你,緩些日子我還你。」說完扭頭走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二喜見了大凌,道:」讓你入股還不願意,你現在還不如我,落毛的鳳凰不如雞。我看你啊,公司早晚有這一天。「說完又嘲笑地看了她一眼。

大凌臉色變了,想說什麼,還是把話咽進肚子里。

倒是村裡的王嬸見了大凌,一把拉住她,道:」娃啊,回來了,走,到我吃飯。「

大凌說不去,王嬸硬是把她拉去了。

吃完飯,王嬸問長問短,估計是怕大凌公司垮了想不開。最後,王嬸又開解道:」生意嘛,有時賠,有時賺,只要信心不倒,早晚有一天會東山再起。「大凌聽了,默默點點頭。

臨走,王嬸拿出一個小包,道:」這是我這幾年攢的錢,不多,興許能幫你一點。「大凌不要,王嬸高低讓她拿了。

大凌鼻子有些酸:這些年來,別人求過自己,獨獨王嬸從來沒有求過自己啊。沒想到今天只有王嬸把自己當家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村裡人傳得沒錯,大凌的生意的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可是大凌不是隨便就放棄的人,幾年後,她在自己的努力和朋友的幫助下,終於東山再起。

大凌又回來了,開著豪車,拿著禮物……

村裡有人跟大凌套近乎,大凌只是笑笑……她拿著禮物徑直來到王嬸家。王嬸見大凌來了,要站起來給她泡茶,大凌急忙把王嬸按在炕上,道:「我是年輕人,這事讓我來。」隨後把禮物奉上,泡茶去了。

大凌這麼做,王嬸反倒不安了。大凌說:「當年要不是您,我也不會有今天。您是長輩,理應受到我的孝敬。」

大凌在王嬸家吃了飯,離開的時候,她留下一張卡,裡面有十萬元。王嬸哪裡肯要啊?大凌卻說,一部分是還當初的債,剩下的是我孝敬您老人家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嬸還要推辭,大凌說:」當初生意失敗,我差點結束自己的生命。本想回村找點安慰,他們的做法讓我更寒心,倒是您的一席話給了我堅持下去的勇氣。您對我的關心是無價的,您的善心是無價的。這點錢如果您不收,我會愧疚一輩子。「

豪車慢慢開走了,村裡人默默地看著,一時之間誰也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