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狠心拋棄意外癱瘓的窮妻子,妻子卻坐著豪車給他送來定情物

我現在生活在南方,但河北是我的故鄉,那裡有我愉快而美好的童年,承載著關於我的太多往事。

  也正因如此,每年在一些特定的時間,我都會將手頭的工作擱置,背上背包回到我的故鄉,去感受曾經伴隨著我的故鄉發生的變化,這能讓我煩躁的心境得到白雪一樣的升華。

  而這次回來,卻恰巧聽說了這樣一件讓人感慨不已的事。

  記得在我大約十歲那年,我們一家人還住在湘北的老平房區,那會村裡在擴建,於是搬來很多住戶,其中搬到我家對門的是一位姓王的老大爺,愛人很胖,有個十七八歲的叫做王娟的女兒。

  王娟因為比我們大了很多,所以附近的小夥伴都叫她娟姐。

  娟姐不僅長得端莊秀麗,還是個能說會道的熱心腸。記得那會她在村口開了一家理髮店,賓客絡繹不絕,生意很興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從小學到初中那幾年都是在她那理髮,每次當我要給她錢的時候,她都說我是她的弟弟,不好意思要我的錢。

  於是我的爸爸和媽媽便經常光顧她的店,逢年過節的時候還會送一些禮物給他們家。後來我們兩家的關係處得十分融洽,彼此也成了十分親密的鄰居。

  那時在我的眼中,娟姐是非常美麗的一個女人,也因此有很多青年小夥子在追求她。

  後來我們家搬到了剛剛建成的小區居住,也因此和娟姐家的往來逐漸減少。不過母親卻還時常去她家竄門,我也因此一直都知道娟姐的消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似乎是在我初中即將畢業的時候,娟姐結婚了。可當我們家得知新郎是個刮大白的窮漢時,我們卻都覺得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不過後來母親告訴我說,娟姐和她的丈夫是有著同甘共苦的生活經歷的,所以娟姐才會義無反顧的嫁給了他。

  不過那之後的幾年,我因為上大學,幾乎沒有回過老家,也因此對娟姐後來的生活並不了解。只是時隔十年後我再一次回到老家,卻才聽說了關於她的即奇異,又讓人感慨萬千的經歷。

  娟姐和她的丈夫確實是一起經歷了苦痛落魄的時期,而他們的相識也頗具戲劇性。有天娟姐從店裡回家已經很晚了,雖然離家不遠,但由於是在村落里,很多衚衕縱橫交錯,夜晚沒有路燈,竟不知從哪裡竄出來兩個小青年堵住了娟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娟姐得知兩個小青年是謀財的,頓時嚇得呼喊著救命向後方跑去。剛轉過衚衕口,差點與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撞了個滿懷。那兩個小青年尾追而來,見娟姐身旁站了一個魁梧的男人,於是掉頭跑掉了。

  而這個男人就是後來成為了娟姐丈夫的男人。

  他叫玉民,是一個刮大白的窮漢,兩個月前從鄉鎮來到縣城謀生,租住在娟姐所在村子的一間破舊的平房裡。

  正因為這次別樣的相遇,讓娟姐愛上了這個窮酸的男人,並在不久後生活在一起。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玉民的窮困並沒有遭到娟姐的嫌棄,相反娟姐還時常接濟玉民。玉民收入低微,幾個禮拜吃不上葷腥,娟姐就時常去市場買些肉會來燒菜給他吃。

  冬天冷了,娟姐給玉民織了毛衫和圍脖,夏天熱了,又給玉民買了電風扇。在外人看來,玉民是三輩子修來的福氣,娶了像娟姐那樣即美麗又善解人意的女子。

  可每當娟姐聽到有人對玉民持有偏見和不屑的看法時,娟姐都會極力的維護著玉民,並告訴他們,「玉民是一個好男人,儘管很窮,卻很有志氣,也對我很呵護。」

  可身邊的人都清楚,一個如花似玉的美麗女子,嫁給一個其貌不揚的窮酸漢,這是多麼糟蹋自己的一場婚姻。

  而就在娟姐深深的認為玉民可以帶給他無盡的幸福時,卻發生了令她悲痛欲絕的事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婚後的玉民為了謀求更好的發展,經曾經的夥計介紹進了建築施工隊。後來聽說開鏟車是個很有前途的行業,於是東拼西湊了一些錢(其中一半多的錢是娟姐給他的),又經這位夥計引薦,結識了工地的包工頭。給予了諸多好處之後,終於有機會跟著師傅學習鏟車的技術,也在半年後正式的進入了工地施工隊現場。

  而就是在這個時候,娟姐卻發生了意外。

  記得那是一個晴朗的午後,娟姐沉醉在玉民即將要富貴騰達的喜悅中,將熬了兩個小時的雞湯送到了工地現場的玉民。不料沒有戴安全帽的娟姐卻意外的被樓上掉下來的管木擊中了頭部,當場不省人事。

  娟姐被送到了醫院,一直昏迷了三天才醒來。可是醫生告知王大爺和王大娘的結果,卻嚇癱了全家人。娟姐的腦神經受損,很難恢復,恐怕以後只能坐輪椅生活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娟姐,一家人哭成了淚人。雖然建築公司做了合理的賠償,可卻還是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卻也要為女兒的意外事故而付出慘重的代價。更何況精神上的創傷,又怎麼能用金錢來衡量?

  而更讓一家人始料不及的是,玉民在半個月後提出了離婚的請求。

  記得那晚玉民坐在王大爺家的炕頭,一連抽了六支煙,卻一直都沒有抬頭。王大爺和大娘心裡憤恨玉民,在女兒最需要他照顧和關懷的時刻,玉民卻在傷口上撒鹽,這對女兒內心的傷害可想而知有多麼深重!

  可他們卻也知道這都是天意,要走的總會要走,阻攔也是徒勞。除了嫉恨著玉民,還能對他說什麼?

  一時之間整個家庭陷入了困境,王大爺和王大娘終日愁眉不展,日日夜夜守在病床邊照顧著癱瘓在床的娟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考慮到女兒正處在傷痛期,怕是經不住離婚消息對她的打擊,所以王大爺和王大娘沒有將玉民提出離婚的消息透漏給她。

  只是過了沒多久,娟姐見不到玉民,心中起疑,才得知玉民已經向她提出離婚,等娟姐能下地之後再辦理離婚手續。

  不知為何,娟姐得知這個消息卻並沒有傷心的哭泣,只是怔怔的望著窗外的秋葉,可她的眼神卻出賣了她的內心,天知道此刻的她該是有多麼的絕望和傷心。

  那一陣子應該是娟姐此生最最痛苦的一段歲月了,回想起曾經和玉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她的心都像刀割一樣的苦痛。

  娟姐曾對王大娘說,「媽,你們不要為我擔心,我的雙腿雖然不能動了,但是我的手可以動,以後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大娘聽了娟姐的話,眼中的淚水簌簌的滑落下來。她知道女兒是堅強的,但她也知道女兒的心裡其實是悔恨的。她錯就錯在嫁給了一個人面獸心的男人而不自知,而曾幾何時,她還天真的以為這個男人可以照顧她一生一世,現在看來,這該是多麼天真的想法!

  可是令全家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後來事情竟發生了奇迹般的逆轉,不僅讓娟姐從此以後站了起來,也讓娟姐獲得了真正的幸福!

  這件事說起來比娟姐與玉民相識的那次際遇更加具有戲劇性,而且還要感謝狠心拋棄了她的玉民。

  且說娟姐是因為去工地給玉民送湯導致了意外的發生,但這是客觀上的原因。而造成此次意外的肇事者實際上是富有直接的責任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也是因為娟姐的意外事故,作為直接責任方的建築公司做出了相應的賠償,而建築公司的老闆卻也因此認識了美麗的娟姐。

  建築公司的老闆叫於成,是一個大娟姐十多歲的離婚男人,有一個八歲的兒子跟著他一起生活。

  按娟姐現在的話說,於成是一個重情重義,又十分挑剔的男人。經過一次失敗的婚姻,讓他更懂得愛情的真諦——如果兩個人的差距越來越大,分道揚鑣只是個時間的問題。

  而於成實際上也是貧苦農家出生的孩子,是憑著自己的毅力和堅忍不拔的精神一步一步頑強的走到今天的。所以在他內心的深處,他欣賞的女人是那種柔情似水,又帶有一點感傷的知性女子。

  而於成正是通過娟姐住院的那段時間的探望,了解了娟姐的經歷和性情,卻才發現似乎娟姐正是他理想中的伴侶。也因此在後來,於成有意的幫助娟姐,更對娟姐的生活起居負擔起了超過他所賠償的責任範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或許是這份感情感動了上天,也不忍如此美麗的女人下半生要像一個癱瘓的人坐在輪椅上度過,於成帶著娟姐去了北方某大城市的醫院,半年後她竟奇迹般的站了起來。

  全家人得知娟姐康復的消息,喜極而泣。而當娟姐坐著於成的豪車將昔日她和玉民的定情物送還給玉民的時候,玉民除了吃驚的看著美麗如初又恢復了健康的娟姐,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人生或許就是這樣的無常,總有一些時候會遭遇無法預料的意外,可意外的發生就一定是悲慘的結果嗎?

  娟姐的經歷告訴我,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或許一次意外也會是成就完美人生的槓桿,前提他或她是一個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