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犯事,我含淚嫁給惡霸,五年後,回家一看,我大聲叫好!

我今年23歲,本是李村一戶人家的閨女,那年18歲,我被連哄帶騙,當作交易的籌碼,嫁給了鎮上的一個「惡霸」,後來兩人出外地打工,從此我也斷絕了和家裡的關係。

說起為什麼嫁給惡霸,我仍記憶猶新。那年,寒冬臘月,幾個催債的人敲響了門,領頭的就是我的前夫,他們找我哥,向他索要賭債,否則就揚言要滅我全家。

那個惡霸我認識,是鎮上中學的輟學男生,在鎮上依了老闆做靠山,從此肆意妄為,以前還向我表過白,但我一直都是拒絕的。

爸媽一番商量后,就提議能把我嫁出去,從前的債務全免了。惡霸想都沒想,也同意了,不顧我的反對,把我嫁了過去。我總是反抗,也敵不過一個男人,就這樣,有了一次、兩次、三次,就老實了,也認命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第二年春,我跟著他外出打工,接著偷溜,然後和一個男人遠走高飛了。因為我無法接受這個惡霸,我打心眼裡就不喜歡他,更和談會真的嫁給他?

時隔五年,我前陣子回到了曾經的家。一直埋怨憎恨父母,他們當初的決定,無疑就是把我推向深淵的黑手,我發誓不會原諒他們的。

看著破敗的房子,那個生我的女人,病倒在床,家裡看不見一件像樣的傢具,我知道,我哥那賭性還是沒能改過來,這個家也快垮了,馬上就要剩一堆破瓦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臨走時,我聽見房裡那微弱的喊聲,我沒有說話,把包里的3000元紅包拿出,放到台上,轉身便出了門。

我知道,這輩子,哪怕他們生老病死,也不再和我有任何關係了,當初他們絕情時,就應該料到這樣的後果,人生沒有後悔葯,一切都已經晚了。

我長嘆了一聲,好,很好,便出了村,繼續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只記得自己,無父無母。